“三区三州”脱贫,“硬仗中的硬仗”如何打赢

2020-07-21

 编者按

  “三区三州”地区多为革命老区、民族地区、边疆地区,经济发展落后、致贫原因复杂,成为决战脱贫攻坚最难啃的硬骨头、必须攻破的硬堡垒。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强调,要继续聚焦“三区三州”等深度贫困地区,落实脱贫攻坚方案,瞄准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狠抓政策落实。如今,这些地区脱贫成效如何,还面临哪些难题,应该怎样及时解决、确保如期脱贫?光明智库特邀“三区三州”脱贫攻坚一线人员讲述心声,并请专家分析建言、探求脱贫路径。

“三区三州”脱贫,“硬仗中的硬仗”如何打赢

青海省囊谦县山荣村村民在扶贫产业园内制作黑陶。新华社发

  【一线讲述】

“高原牛”变身“脱贫牛”

讲述人:青海省囊谦县委书记 张琨明

  囊谦县是国务院1984年确定的全国首批贫困县之一,也是青海省15个深度贫困地区和特殊类型贫困地区之一。这里气候条件恶劣,经济社会发展落后,贫困发生率接近30%,是青海省脱贫攻坚的“难中之难”。

“三区三州”脱贫,“硬仗中的硬仗”如何打赢

随着出栏率不断提高,青海省囊谦县牦牛产业成为当地的富民产业。光明图片

 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,我们以实现“两不愁三保障”为主线,立足牦牛产业的先天优势,寻找生态资源转化为生态资本的突破口,探索出了一条具有囊谦特色的畜牧业发展之路。

  在发展产业的过程中,有很多“拦路虎”。以牦牛产业为例,囊谦县拥有草场面积1663万亩,年平均存栏牲畜约41.7万头,是青海省牦牛存栏量最大的地区之一。但前些年,群众普遍存在“禁宰惜售”思想,有牛不出栏是司空见惯的事。

  牛羊不出栏,等于端着金碗讨饭吃。为了改变这一情况,我们狠抓精神扶贫,努力改变群众的观念认知,并与乡镇签订牲畜出栏目标责任书,建立出栏奖补制度,让村社干部带头引导群众,积极推动牛羊出栏。渐渐地,群众尝到了甜头,主动性增强了,近四年来,累计出栏牛羊45.8万余头。

  在此基础上,我们着力推进“三区三州”生态畜牧业、全国农业可持续发展试验示范区等项目,成功实施了东坝乡“千头牦牛”工程;大力推广“三增三适”牦牛养殖新技术,提升牦牛的品质和出栏结构;进一步推进“粮改饲”项目,力争实现草畜平衡。这些措施改变了原来靠天吃饭的粗放经营模式,推动牦牛产业提质增效。

  不仅仅是牦牛产业。近几年,我们聚焦产业脱贫,大力倡导合作社经营模式,鼓励和引导农牧民群众积极发展牦牛、青稞、光伏、旅游、民族手工艺等特色优势扶贫产业。未来,我们将努力走出一条资源共享、利益共享的可持续发展之路,确保贫困群众持续稳定增收。

  在产业带动下,囊谦县建档立卡贫困户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从3000元提高到9852元。2020年4月和6月,还分别通过了贫困县退出省级第三方评估检查以及国家第三方抽检,顺利实现脱贫摘帽。“高原牛”变身“脱贫牛”,群众走向小康生活的信心更足了。

“桃花源”里开出致富路

讲述人: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谷莫村驻村第一书记 余国华

  “前面是山,后面是山,一望无尽绵绵的群山,它挡住了我的视线。”电视剧《索玛花开》的故事原型地就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谷莫村。这里溪水淙淙、如鸣佩环,是不少观光者心中的“桃花源”。

“三区三州”脱贫,“硬仗中的硬仗”如何打赢

四川省昭觉县谷莫村村民在售卖产品。光明图片

  2019年,我作为凉山州政府办扶贫干部,来到谷莫村任驻村第一书记。刚到这里,就发现彝族老乡们虽然已于2018年摆脱贫困,但腰包还不够鼓,思想还挺封闭。如何拔掉穷根,实现乡村振兴,成了落在我肩上的一副重担。那时,全域旅游正在省内推行,不少村落在探索发展乡村旅游。从自然禀赋、交通条件、民族特色来看,谷莫村绝对具有得天独厚的发展优势。我仿佛嗅到了致富的气息,急切地想带着乡亲们迈开第一步。

  万事开头难,“三座大山”横亘在面前:资金从哪里来?怎么吸引游客?如何在保护与开发之间寻找平衡?但我坚信:翻越了大山,眼前就是一片坦途。这条路,再难也要走。

  先说钱的问题。刚脱贫的群众害怕返贫,从腰包里掏钱去投资从未接触过的民宿旅游,难免望而却步。我想,应该帮助他们找到启动资金,等看到效果后,再引导他们主动投入、持续经营。不久后,在凉山州政府办协调下,谷莫村通过“四好创业基金”项目拿到了10万元启动资金。我们用这笔钱购买了床、洗漱用品、灭火器材等民宿经营所需的产品、设备,免费分发给符合开办民宿条件的11家农户,还手把手教他们改善卫生、提高服务标准。终于,这批民宿开起来了。

  再说游客来源。经过多方协调,我们联系到一位在凉山做过义工的深圳友人,他组织了不少朋友来村里体验,让村民赚到了“第一桶金”。后来,他又推荐其他团体来到村里,加上来自西昌等地的旅游团、周围村镇的散客,口碑一天天树立起来。从去年5月至年末,全村旅游收入约12万元。未来,如何与区域整体性旅游相融合,实现与外部市场的有效对接,是我们长远规划的方向。

  如今走在村里,你能看到传统的土坯房建筑,写有汉彝双语的文化墙,跳着打击舞蹈、吃着坨坨肉的老乡,此外,你还能在村办夜校里听到文化课。“开发”让人们开了眼界、移风易俗,“保护”让他们守住了特色、增强了自信。彝乡的“桃花源”,正在走上绿色发展、永续发展之路。

青山绿水“金果果”,生态脱贫路开阔

讲述人: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县独龙江乡乡长、独龙族干部 孙玉才

  云南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是独龙族唯一聚居地,人口4227人,99%以上为独龙族。独龙江乡过去是全国最偏远、最封闭、最贫困的乡镇之一。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扶持下,2019年4月,独龙族整族脱贫。

“三区三州”脱贫,“硬仗中的硬仗”如何打赢

云南省贡山县独龙江乡马库村独龙族妇女在编织独龙毡。光明日报记者 张勇摄/光明图片

  在刀耕火种时代,独龙江乡森林受到毁灭性破坏,极度贫困相伴而生。通过退耕还林,森林逐渐恢复了,贫困的根子却依然扎得很深。近年来,我们找到了一条生态保护与脱贫致富共赢相生的新路,“生态好、收益才好”的理念也随之深入人心。

  几年前,草果成了乡亲们的“金果果”。2019年全乡草果种植面积达68690亩,产值1110万元,户均增收9674元。除了草果,全乡还种植重楼1641亩,花椒8700亩,核桃8000亩,逐步形成了以草果、重楼、花椒、独龙牛、独龙鸡、独龙蜂等为主的特色种养殖业和生态旅游业。我们成立了8个合作社,建设了2个草果烘干厂,建成5个民族文化旅游特色村,全乡农民人均收入从2009年的908元增加至2019年的7000多元。

  现在,独龙江3A级景区创建成功,首个四星级酒店开门迎客。来独龙江的游客越来越多了,大批群众参与到旅游服务行业中,“家门口就业”给了他们走向富裕的希望与信心。全乡还积极探索“生态护林员+”的生态脱贫模式,激发群众巡山护边的积极性。目前,313名村民成了生态护林员,其中195名来自建档立卡贫困户,实现了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覆盖。近两年,全乡实施“以电代柴”项目,推广电磁炉等11种家用电器,建设节柴灶和沼气池,既便利了生活,又保护了生态。

  回顾今昔变化,全乡人民都很感谢这片养育我们的青山绿水。依靠它,我们有信心继续发展生态产业,让生态脱贫的道路越走越开阔。


分享